當前位置:首頁 > 評論 > 新聞人物 > 正文

譚象生:為膠樹治病36年

譚象生,1923年出生于湖南,1953年從湖南農學院畢業后就到海南從事橡膠植保工作,是墾區植保事業的帶頭人之一。他曾任海南農墾局高級工程師,入選為海南農墾五十年百名功勛人物。

譚象生近照

一路南下到海南

1953年上半年,海南橡膠園爆發白粉病,農墾部邀請了幾位蘇聯專家幫助防治,并與中國專家組成防治小組共同應對,但是力量薄弱,成效不大。

如果不能及時解決老膠園白粉病,將從源頭上危及國家天然橡膠事業的發展。華南墾殖局急需一批植物保護人才來幫忙解決問題。

1953年下半年,在“服從統一分配,到最艱苦的地方去”的號召下,我們植保專業的學生報名南下到華南墾殖局工作。

當時,發展天然橡膠事業是一項高度保密的工作。我們南下后的具體工作是什么,學校領導沒有對我們說太多,還要求我們不能對外說。出發前夜,我才將去向告訴妻子。

火車一路南下到廣州,我們報到后又到湛江聆聽了華南墾殖局組織部門進行的動員講話,接著再坐船到海口。

“八仙過海,各顯神通”

當時和我一起過海到海南的還有汪國聲等7位同學,我們因此被其他南下學子戲稱為“八仙過海”。上級領導聽說后,要求我們到海南要“各顯神通”。

南下海南前,我從沒見過橡膠樹,還將“橡膠”誤聽成了“香蕉”。到海南墾區后,我才第一次見到橡膠樹。在后來的工作中,我不斷學習橡膠樹病蟲害防治知識,慢慢成長為業務骨干和業務負責人。

到華南墾殖局海南分局報到后,我馬上被安排到定安墾殖所一帶的老膠園開展防治工作。

1987年,海南墾區西部的幾個農場近16萬畝膠園并發白粉病、根病和炭疽病。

作為業務負責人,我帶隊深入膠園,摸清蟲害癥狀,提出治療方案。新法效果很好,后來進行成果申報時獲得了海南農墾局科技二等獎、國家民航局科技類一等獎。

飛機為橡膠樹噴灑藥液。

譚象生(前排左一)和同事們在飛機旁,為噴灑藥物做準備。

當時,為了有效防治膠園病情,我從下藥、拌藥到調配濃度,都和基層工人們一起動手。飛機噴灑后,我又繞著膠林逐株驗證噴灑效果。

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為期10天的航空噴灑藥物防治終于保住了16萬畝膠園。作為這次防治工作的具體業務負責人,我由于吃睡不定時,體重下降了好幾斤。

回家時身上常有硫磺味

為了防治膠園病蟲害,我常常要帶隊深入膠園病區,有時還要爬上橡膠樹為飛機確定噴藥方向。當時由于缺乏防護面具,硫磺藥液有時會不慎滴入我眼中,最嚴重時眼睛連續紅腫了幾天。

每次給膠園進行航空噴灑藥液,我和同事們都要花一個月左右的時間,進行前期準備和實施工作。

有一次,我爬上橡膠樹給飛機確認方位時忘了戴面具,被藥液淋到身上。同事們勸我趕快回去沖洗,以免藥物中毒。我深知自己不會中毒,但還是很感謝他們對我的關心。

我開玩笑說:“我要是中毒了,蟲害也給殺死了,膠樹不就有救了嗎?”

參加工作以來,我常年在膠園從事病蟲害防治工作,先后為定安、儋州、瓊山、瓊海等地的膠園開展病蟲害防治工作。每次回家,我身上常常都有一股濃濃的硫磺味。

1965年,越南農場膠園爆發病情。同年8月,我受農墾部指派去援助越南。

在越南期間,我為六七個橡膠農場的有關人員舉辦了一個培訓班,普及橡膠白粉病、根病的防治知識。

1966年春節時,我受邀參加越南政府為外國專家舉辦的招待晚宴,有幸見到了胡志明主席。

如今,我已是96歲的老人。回顧36年的工作,我為自己能學有所用感到高興。

(本文由譚象生口述)

文章來源:海南日報

版權聲明

凡注明“來源:輪胎世界網”的文字、圖片和視頻作品,版權均屬輪胎世界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經書面授權的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輪胎世界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站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有關版權事宜請聯系:13071111139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返回頂部
分分赛记录